浙婉

沉迷特摄,我爱特摄 。

#不知道多少日一狄芳##虐向慎入##狄仁杰死亡结局##全员不负责任的ooc##元芳青年设定#
王者峡谷里英雄们与魔种的战争已经到了末期,越来越多的伤亡让英雄们难以再次维系应有的和平。
英雄与魔种后嗣的矛盾逐渐激化,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英雄们开始在峡谷里寻找与魔种有关的英雄,一旦被找到,迎来的大多是被杀死的结局,有些少数没有被处理的,也只是因为要稳定还在前线作战的他们的伴侣的心罢了。
战争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还会有人想到这些拥有魔种血脉的人,曾是与自己并肩许久的战友呢。
长安城已经没有往日的半分宁静了。李元芳这么想着,看着狭小窗外的天空和远方朦朦胧胧冒着硝烟的战场。
身为魔种的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踏出狄府一步了,一天里有一大半的时间他都是呆在这个房间里,看着远方的战场。
他的狄大人在那里。
帝辛的降临让他体内的魔种之血从起初的平静到如今他几乎要克制不住的躁动,连同他的心一起,脑海里那股想要杀戮的欲望始终挥之不去,那是他永远也无法摆脱的本能。
“唔......”李元芳闷哼了一声,抓住放在一边的飞镖将自己的手臂划开,有些浓重的血腥气息在整个房间里蔓延。
这有这样,他才能暂时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本能。
他身为魔种的事最终还是被王者峡谷里的留守的英雄们知道了,是长安城的一个孩子泄的密。
那是他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踏出狄府的大门,可是他身上的血腥味却让长安城的所有居民胆寒。
最终,一个孩子按耐不住,跑去泄了密。
永无止尽的追杀。李元芳有些机械地抛出自己的飞轮,向前冲了几步,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或者是,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接纳他这个魔种。但他最后还是变了方向朝着战场的方向跑去。
他想再见见他的狄大人,哪怕就一面也好。
☆*☆*☆*☆*☆*☆*☆*☆*☆☆*☆
他再次看见了他的狄大人,在布满硝烟的战场上,他们彼此对望。
“你来这里干什么?!”狄仁杰这么发问,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元芳,手里的牌却是不停地甩了出去击中对面的魔种。
“狄大人,我被发现了。”李元芳有些苦涩的回答道,“他们都知道了,我是个魔种。”
狄仁杰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尾随而来的英雄们打断。那是已经红了眼的英雄们,正追着向战场奔来。
“你先和我来。”没有时间再解释或是说些什么了,在战场上呆很久的狄仁杰知道这一点,这时候的英雄们是听不进去任何解释的。他甩出黄牌将追来的人眩晕,然后拉住李元芳的手向战场深处跑去。
只要能坚持到他到那个地方,那么李元芳就安全了。
这是一场昼夜不停的逃亡和追逐,他们几乎快要横跨了这个战场,为了保护他,一直站在他身边的狄仁杰承受了大部分伤害。
很快,这几乎是必然的了,在他们将要到达的那一刻,亚瑟的大剑横贯而下。
“你们还要去哪里?”穿着死亡骑士铠甲的亚瑟嘶哑着嗓子问道,“你们,要逃到魔种那里去,背叛我们吗?”
但是亚瑟并没有给他们回答的时间,他拔出插在一边的剑,剑尖指着两人。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李元芳朝着人群的方向丢出了自己的轮盘,狄仁杰甩出了自己的牌,而其他英雄的攻击也是齐齐地向他们袭来。李元芳躲过了大部分,而那近乎致命的攻击,却是由狄仁杰硬生生地承受了。
“狄大人!”李元芳匆忙抱住狄仁杰的身体,却是怎么都挡不住从他心底里涌起的冷意。
“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吗?”狄仁杰笑了笑,“那时候我说过的,我会护着你一辈子,无论你是谁,是什么种族。”他摸了摸李元芳的头顶,他的元芳被他护得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
“不过可惜了,我没法陪你到最后了。”狄仁杰将李元芳推进了一边的传送阵里,那是通向魔种世界的阵法,“快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在那边也不要再耍小性子啦,我不能再护着你了。”狄仁杰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他转过身去面对怒气冲冲的英雄们。
在李元芳被传送离开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他的狄大人站在传送阵前,手里拿着他的最后一张牌,和不知什么时候从他那里顺走的飞镖。
昏暗的战场,来势汹汹的英雄们,和被英雄们的武器贯穿的,他的狄大人。
这成为了他一生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从前我总是希望你能多依赖我一点,最好一辈子都离不开我,这样我就可以一辈子和你在一起了。”
“可是现在啊,我却无比庆幸,庆幸你没有那么依赖我,哪怕我走了,你也可以独自一人生活。”
“元芳,我好像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吧,狄某,心悦你。”]
☆*☆*☆*☆*☆*☆*☆*☆*☆☆*☆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战争终于平息。当年的英雄们已经老去了,新的英雄们接替了他们的位置。
在偏僻的战场废墟的一角,一道传送的光芒突兀地亮起。从传送阵里走出的是一个中年人,背后背着巨大的轮盘,口袋里装着满满的飞镖。
他在传送阵前跪下来,将地表的土层挖开,一枚早已褪色的令牌死死地订在地上。
“狄大人......”中年人开口说道,已是再没有什么人听得懂的语言了,“元芳回来了,回来看您了......”
语罢,中年人放下了自己的轮盘,从口袋里找出一支飞镖来。
“这些年,我很想您。”
“现在,我来陪您了。您要扣我工资也好,怎么也罢。”
“狄大人,我真的受不了了,没有您的生活。”
“很多年前我一直没有说出来的话,现在我终于能说出来了。”
“狄大人,元芳,心悦你。”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