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婉

沉迷特摄,我爱特摄 。

谎言

看了新版天神右翼之后有点报社的故事(大概。。。)
私设有,可能有点ooc

[你是象征的傲慢的魔王,你爱的,终究只是自己。]
那是我在很久之后再次看见路西法,他依旧是那个傲慢的魔王,站在宫殿的走廊上俯瞰众生。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与魔后离婚,此时已是孑然一人。
他请了塞麦尔,将我从红海那头的人间界带回了魔界,我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将我带回,因为哪怕我是与他一同离开神界的堕天使之一,那也只是曾经了。
那是夏日的午后,魔界只有漫长的夏季和冬季,那一切就如同一场梦境,路西法找到了所有的堕天使,包括那个他曾经不想提起的昔拉。
那是我们在数个伯度之后的再次相遇,只有我们九个人,连七宗罪都没有出现。那时候所有人只是笑着,然后彼此相视,似乎我们未曾被神分离。
“玛伊雅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在聚会的最后,路西法开口这么说道,他注视着我的眼睛,猩红的眼瞳里闪着许些希冀的光。
“我想请你,为我制造一个谎言。”
听见路西法的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切茜娅却第一个笑出声来:“你想要是一个逃避和摆脱如今的一切吧?你怎么不让亚伯罕出手呢?请他为你制造梦境,可比玛伊弥雅的谎言好多了。”
哪怕是被切茜娅揭穿了目的,路西法也只是笑了笑,似乎这个千年他的脾气比起以往来收敛了许多,不在像是当年那样冲动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找过亚伯罕呢?”路西法这么说道,切西娅看向坐在一边的亚伯罕,那个男人正看着这里,点了点头。
“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谎言呢?”我问道,“连亚伯罕都没法给与你的梦,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和我进殿说吧。”路西法这么说道,他将卡德殿的殿门打开,引我走进去。
“我想请你,制造一个关于米迦勒的谎言。”路西法在大殿的正中央坐下。他提到的那个天使,我有所耳闻。
那是天堂的第二任天神右翼,是大天使长之一。
“米迦勒?他不是已经死了?”我这么说道,哪怕我居住在红海那头的人间,来自魔界的信使也曾告诉我在魔界的一切。
米迦勒放弃生命拔出了路西法插在第八狱的两把圣剑,从此感情回归神,而灵魂魂飞魄散。
“的确,”路西法说道,他似乎被戳到了痛处,眼里的红色更加深邃了几分,“他的确死了。”
“那为什么......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米迦勒?”我突然想到了很久之前那个在三界流传上百年的传闻。传闻路西法和米迦勒曾经是恋人,而玛门和贝利尔则是他们的孩子。
“是。”出乎我的意料,路西法干脆利落的承认了,“当初我并不清楚,只是以为自己爱的是神,可是当米迦勒拔剑的那时我才明白,其实我最后,是真的爱上了米迦勒。”
“哪怕你忏悔千百遍,他也不会回来了。”我这么说道,“你其实并不是爱米迦勒,你只是爱着这份虚荣罢了,米迦勒给了你神不曾给你的东西,你最爱的,还是你自己。”
“我会为你制造米迦勒还活着的谎言,但往后的一切,我不会再管,无论你是沉迷还是清醒。”
我为他制造了谎言,将他的记忆蒙避,在一个百年之后,我离开了魔界。断断续续的,我听见从魔界来的信使告诉我路西法的近况,他变回了从前那个睿智英明的魔王,驻守在魔界与神遥遥相望。
或者说,与他认为还存在的米迦勒,遥遥相望。
再次看见塞麦尔是在一个千年以后,神界与魔界在一次次的交锋里最后走向了和平,路西法已经退下了魔王的位置,居住在雪月森林里。
塞麦尔告诉我,我给路西法的谎言只是让他平静了五百年,而剩下的五百年,他都是在无尽的悔恨和痛苦里度过的。他终究还是想起了那些被我们封起来的记忆,他对米迦勒所做的一切伤痛。
“自作自受。”切西娅这么说道,她有些不屑的嗤笑了一声,站起来走向门外,“玛伊弥雅的谎言,无论什么人,一生只能拥有一次,路西法过了五百年才从谎言里脱身,我还有些惊讶,我去看看他,你要一起来吗?”
我在雪月森林的深处看到了路西法,他坐在两座冰雕的前方,可以看出,其中一座雕刻的是他。
“你来了。”对我和切西娅的到来,他并不显得惊讶,只是招呼了一声之后再次看向旁边那座已经毁坏的冰雕。
“米迦勒的?”切西娅说道,“当年你不珍惜他,为了西迪将冰雕推毁,现在却看着它睹物思人,你是要做给谁看?”
我拉了拉切西娅的衣袖,我们九个人里,也只有切西娅会与路西法呛声,但路西法毕竟是我们的领导者。
虽然自从从亚伯罕那里知道路西法所做的一切之后,我们都不太待见他就是了。
“你们都知道的,对不对?”路西法抬起头来,他已经不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傲慢了,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凡人,脆弱,悲哀。
“如果是你的所作所为,的确,我们都知道了。”
切西娅说道,“我真是不知道神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做。”
无论是抛弃米迦勒也好,放任米迦勒拔剑也罢,似乎都逃不过神和路西法的默许。
“反正现在你已经失去他了,再后悔也没用了。”切西娅摆了摆手,说道,“这辈子,你也只能守在这里了。”
说完,她转身离去,我看见路西法眼里像是要滴出血一般的红色,不是愤怒,而是悲伤和绝望。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路西法了,在魔界漫长的冬季将要到来的之前,我听完路西法告诉我的,他和神,他和米迦勒的所有故事。
在一个伯度之后,我在人间听见了本该三千年前传来的消息。
第一任魔王路西法,在三千年前的堕天日,在第八狱的圣剑废墟旁死去。
灵魂湮灭,再无转生。
或许他是厌倦了没有米迦勒的永生了吧,或许只是厌倦了没有神的永生。魔王的葬礼很盛大,但谁也不知道魔王到底埋葬在哪里。
说起来也是造化弄人吧,我在人间的时候,曾经交过一个朋友,像极了当年的米迦勒。
到最后,他们终究还是错过了。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