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婉

爬过无数墙头

轮回

设定:风万里在机缘巧合之下看见了自己世界的真实,就是一个游戏世界这样子,然后被游戏主脑看做病毒永久删除。
私心所以写了傲长空的反应,因为还没把武战道补完所以ooc可能极大
虐向慎入






(零)
无尽的轮回。
(一)
风万里有些麻木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他在这里醒来,然后再重复一次曾经的一切。
离别,孤独,死亡。
这是个游戏,无限的,循环往复的游戏。
他想起那个到来的机战王曾说过的话。
他们生存的地方,他们的现实,只是一串数据。
终于有一天他的cpu里突然跳出这样的一句话,他看见一切的真实。
那些一条又一条的蓝色锁链交织纵横,构成整个世界。
风万里坐在空旷而黑暗的房间里——他拒绝了所有人的来访——最后露出绝望的神情。
只有他知道的,没有办法说出的。
这个世界的真实。
(二)
傲长空看着身边的破天冰,对着他点了点头之后离去。
他想起风万里,最后一次他看见的风万里。
那个蓝白涂装的直升机满眼都是死寂,也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
那不是风万里,风万里不该是那个样子的。
他似乎听见那个风万里内芯深处传来什么声音。
杀了我吧。
杀了我,让我解脱吧。
他站在风雪之城的入口,遥遥地看着能源之城的方向,然后变为了载具形态。
他第一次违背自己的诺言。
那不是为了风万里,只是为了能源之城。
他在自己的芯里,这么重复着。
(三)
“游戏E1036号世界,数据发生异变。”
“解决方案,数据删除,游戏重置。”
昏暗的房间里,摆在中央的电脑上浮现出两行文字,在房间里闪着蓝光。
(四)
傲长空听见岩石崩塌的声音。
岩浆和冰雪将世界分割成两界,有什么东西在那下面孕育。
风万里闭上光学镜,任由自己的机体化作无数的能量光点。
一切都结束了。
(五)
“E1036号游戏世界,恢复正常,正在重启。”
“游戏继续。”
(六)
再不会有人知道了,世界的真实。

永世长眠

听Eversleeping留下的脑洞,建议配合歌曲食用,有私设而且ooc

(零)
他坠落进深海。
他终于得到了他所想要的宁静。
(一)
剑崎已经记不清他度过多少年了,走过多少地方,看见多少离别。
不老不死的生命。
他躺在草地上看着顺着树枝的间隙洒下的阳光,然后从背包里取出那本厚厚的笔记本。
他靠着日记来记录他的时光。
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那场离别,在几乎和这里一样的树林里,他和过去,和过去的一切挥别。
他已经厌倦了,厌倦了这样的永生。
(二)
“你后悔吗?”
剑崎听见有一个声音在他的心底那么询问,毫无预兆的,那个声音不停地,不停地盘旋。
后悔吗?
他曾经无数次叩问自己的内心,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像是要剥开他的心脏听见心灵最深处的声音。
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他选择了这条路,无论未来会变成怎样的,他都会走下去。
哪怕他再也见不到故人。
剑崎这么想着,背起背包向着远方走去。
(三)
那是橘朔也最后一次看见剑崎,在Board的旧址前。
“我要走了。”他听见剑崎这样说道,语气平静没有任何波澜,“离开这个国家。”
“去哪?”
“我不知道,只是离开这里。”
“你......不去和其他人见一面吗?他们都很想念你。”
“没什么好告别的。”他的语气变得不像是剑崎,但却又是他。
永生会改变一个人。橘朔也突然想起相川始曾经说过的。
“因为太寂寞了。”那个男人站在柜台前擦拭着手里的杯子这么说,“在经历过这样的繁华与喧嚣之后回归沉寂,他会疯的。”
男人的眼里有着悲伤。
“他本不该拥有这样的命运的。”
(四)
剑崎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东西。
他重新踏足那片故土的时候,铺面而来的不是熟悉,而是陌生。
像是他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走过的地方一样,他的故土,他的故乡,在排斥他。
他几乎找不到任何他曾经熟悉的东西了。
Board已经消失,原本虎太郎的庄园也已经换了主人,蓝花楹仍是过去的模样,可是那已经不再是咖啡店了。
名为剑崎一真的男人的身份早已在很多年前就被注销,曾经被称为摄影大师的真崎剑一的摄影集也已经成了市面上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而他和相川始相遇的那间木屋也已经腐朽了。
他们的存在,被时间彻底的遗忘。
(五)
剑崎翻着真崎剑一的摄影集,再一次踏上旅途。他去看那些相川始曾经看见过的风景,去走他曾经走过的路。
他和相川始,隔着半个地球。
最后他的海边搭起了一件小小的木屋,坐在那里面写起了信。
那些再也寄不出去,也再没有收信人的信。
他花了一些的时间去找故人的墓,然后买一束花,在他们的墓前烧掉那些信。
他们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地把自己的墓放在同一个地方,地方是虎太郎选的,剑崎记得虎太郎唯一那本畅销书的最后一页写着只有他们才知道的暗语,提示着墓园的地址。
剑崎沉默着站在墓前,看着火光燃烧。
“再见了。”
他和一切,彻底地道别。
(六)
剑崎坐在木船上,看着远方无尽的海。
最后,他闭上眼睛,坠落海洋。

挂个人
我从未见过脑回路如此清奇之人。
真的这个脑回路我是第一次见,跟不上他的反应速度。
这么想想,被你粉上的太太还真的有点不幸啊。

在艳势番翻拍成艳势番新青年之后。

spados:

来说说艳势番。
一直在追原著。并且疯狂推安利。
人物、色彩、饰品、剧情,都很喜欢。
买了韩露的几乎全套作品。她的某一本绘本,很黑暗,很病态,但是我吃。
艳势番也描述了一些,黑暗的东西。
但它的主旨从来不是爱国、救国、心怀天下。
它只是乱世中,几个主角相互关联,在混乱中努力保全的故事。我们喜欢的大概是是黑帮争斗,主角勾心斗角,属下忠心耿耿,悲剧的故事,华丽的表达。

今天看见了演员的定妆海报。第一眼没认出来。
阿易,从来不是一个果敢的将军。他甚至是自私的,血脉里和莲一样是无法压制的兽性。

而如今改成了什么。

不确定的传言说花九卿在电视剧中是性转。
阿易是心怀天下的军爷。
心脏缩紧了。

每一个角色都是无法替代的。花九卿,不是谁都可以叫的。
少了过去的任何一次经历,少了任意一秒钟,都不会有现在的我。
何况太子爷还被变了性别。
那是作者花费诸多心血的,在同人和崽圈中堪称亲儿子的一个人物啊。
他已经完善,已经生动,已经有血有肉。

而如今被制作组轻而易举的改了。面目全非。

艳势番之新青年,很好,有高冷强大的公主花九卿,有心怀天下的将军阿易。

那还是艳势番么?

作者辛苦创作的人物,都被轻而易举的替代了。那是由作者一帧帧画面,一次次思考权衡,多少深夜的剧情和人物的考虑才出来的东西。

那才是艳势番。

改编,可以改风格,可以改剧情,因为那是剧组的二次创作。
可是二次创作,该有个度。

当年盗墓笔记,一改再改。

潘子的大油头,三叔的逗逼气质,结尾前裘德考的醒悟,墓里的不如跳舞,吴邪和小哥的卖腐。

南派三叔写了五年。有骂声,有催稿声,有网络暴力。最终它完结了,其实在完结之前各个角色在读者心中已如真实存在的一般。

网剧成功的再次包装了杨洋李易峰,借着IP的名头再次提高了他们的人气。而之后鹿晗的翻牌由一大串女友粉包揽票房,并且在剧里大肆传播正能量。

都是什么。

面目全非的改编,都算什么。

我知道有些情节难以还原,我知道有些剧情难以出镜,我知道小说漫画和影视剧的表达区别。

如果原封不动的拍,甚至会尬。

但那些都不是理由。不是可以肆意改动的理由。

改编的策划们、导演编剧们,如果认真并且带着对原作的尊重去拍,原著党不会看不出来。

像之前的《班长大人》。剧情改了很多很多很多,但是我依然乐意去看。因为它换了风格,换了表达手法,和原著风格迥异,却凭着细节,设定,不容人拒绝。

艳势番一改,微博一片夸声。
不容否认,千玺真的很帅,清秀端正,身板被军装和大衣衬托的很挺拔,演阿易消息一出,千万粉丝直扑百度查看艳势番,再激动的跑回来说千玺我们期待你的阿易!mua!打call!
阿易很帅,显而易见,而且阿易在剧中也是个讨喜的小男孩啊。
改编还给他加上了政治觉悟和崇高精神。
我仿佛预见了粉丝舔着屏哭倒在屏幕前。

这么多人高兴,唯独我很恍惚。

改编的大潮是组织不了的。改编方便,还有作者在多年努力下作品积攒的口碑。人设全是现成的,形象都放在那里。bg向的还好,bl向和无感情向的惨不忍睹。套路就是加女主,加女主,加女主。冲突不够,女配来凑。

盗墓笔记网剧被骂加女主,于是电影又卖腐迎合原著党。

卖腐忍了,女主忍了,这是你的创意,因为你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推动剧情发展和吸引读者注意。

而现在,性转。

买名字,买人设,为的是什么。

为什么不自己创作个新青年?

白夜追凶,河神,明明是网剧,比明星参演的大多数剧精致的多。

此刻脑内一片浆糊。

不禁怀念起西游记,杨洁带着一班人马,兢兢业业的拍戏,对着原著,翻着资料,她的丈夫,扛着一台相机完成了整个拍摄。

笑容简单,岁月静好。

剧组把他们的心意全部呈现给了观众。

多好。

新生

#剑始##ooc见谅##有官方后续小说剧情##有私设#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在他们分开之后。
剑崎停在荒芜的沙丘上,看着远方茫茫的黄沙,有些恍惚。
自从那一天,他成为第二只Joker,和始分道扬镳起。
他在Joker本能的漩涡里挣扎,沉沦。
那个声音在他的耳边低语,引诱着他去寻找人类,去寻找另一个Joker。
[“去杀戮吧,剑崎。”]
[“臣服于你的命运。”]
[“你逃不开的。”]
他站在阳光下看着自己的手,在undead和人类之间来回地切换着。
这样的他,还称得上是保护世界,保护人类的假面骑士吗?失去了Blade的变身器,甚至不再是人类,在孤独里回望着过去。
“始.......”轻声地再次呼唤着这个名字,剑崎看向遥远的方向,那是他感知里的相川始的方向,“这就是,你的孤独吗.......”
三百年。
剑崎看着这个他陌生的世界,和身边的人。
他是被人从海里打捞上来的。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类,空白的脑海。
和遵循本能的战斗。
连名字都是脑海里随便跳出的字符拼接而成的,但是当他看见那些被称作“undead”的怪物的时候,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行动了。
假面骑士Blade,那个男孩这么说着,那是他的另一个名字。
以一己之力拯救世界的英雄,剑崎一真。那是他名字的前缀。
他怎么可能是英雄呢,剑崎坐在船头看着天上的三轮月亮,又低头看着自己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淡绿色的血液。
和那些undead一样的血液的颜色。
他是个怪物,不该存在的怪物。
Chalice。
看见面前红黑皮甲,脸上是红心(咳)的人的时候,剑崎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名字。
假面骑士Chalice。
他的.......爱人。
脑海里闪过的词语让剑崎有些迟疑,但是来自心灵深处的躁动却让他放弃了思考。
[“杀了他,成为赢家!”]
遵照本能吧。
有一个声音这么说着,剑崎的身影涣散着化作了蟑螂undead的模样。
长长的触须和碧蓝的面甲,手上是锋利的刀。
“剑崎!醒醒!清醒点!”
那个人这么说着,几乎是一瞬间的,他化作了怪物的样子,和剑崎几乎是如出一辙的,只是颜色是碧绿。
“你要展开极限之战,让统治者如愿吗!”
“你不是说,要战胜命运给我看吗!”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破壳生长了,剑崎努力维持着最后一丝清醒,看着面前的undead,明明是没有什么表情的,但他却在那只undead的脸上看出了担忧。
“始........”他这么喃喃地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这是占据了他大半记忆的男人。
他的爱人。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在他们分别以后,他放下了相川始的手,抛下他独占一人离开。
他伸出手去,像是要握住那只undead的手。
“我们再重新开始,好不好?”
他很快陷入了黑暗,但是他感受到了相川始的温度。
属于人类的温度。
再醒来已经是清晨了,他枕在相川始的腿上,以人类的模样。
“清醒了?”
他听见相川始这么问道,声音里带着笑意。
“在战场上说的话,还敢不敢再说一遍?”
剑崎花了几秒才清醒,然后想到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他的表情从开始的迷茫变为了狂喜。
“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不会再抛下你了。”
“我爱你,始,我本来该在三百年前就告诉你的。”
“好。”
剑崎站在海边,看着远方昏暗的地平线上升起一线光亮。
他和始的身份注定了他们不能长时间地待在一起,但是。
他看着手上的红心戒指,那本该在相川始手上的戒指,此时正在他的手上。
他们交换了象征着彼此Joker身份的戒指。
每一年只有一天的相遇,和长久而几乎不死的生命。
他吻了吻手上的戒指,再次看向了远方。
黎明到来了。

如果

【剑始】【如果相川始不是骑士】【平行宇宙注意】
私设:剧场版的剑崎,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另一个Blade的世界。
由于一些原因他忘记了在剧场版时间线上发生的事,并将自己当做了这个世界的Blade。
他的身边没有名为相川始的人,只有名为Chalice的沉默寡言的undead同伴。
和与他们争夺红心卡牌的未知undead(就是joker)
(补充设定:身为种类A的chalice是使用红心卡的骑士(单只在undead中),而joker则与其争夺红心卡(虽然joker可使用全部卡牌但红心卡与他的力量更加契合))
joker族系双joker设定(只存在两个joker),但只剩一个joker则世界毁灭的设定不变。
(joker通过触角来感知彼此存在)(另一个joker暂时未知)
两个joker力量没有什么差别,唯一差别的是性格和皮套(划)外表。
大概也是一个和原剧情相似的拯救世界的故事。
大概最后剑崎还是像tv一样刷满了好感然后成为了第二只joker。





发一点地理考试的时候摸的鱼
他有看到了那只undead。
那只墨绿色的,如今的他们无法匹敌的undead。
已经是第三次了,红心的卡牌被夺走。
剑崎看了看身边沉默的骑士。
“你认识他吗?chalice。”
那个男人只是看着那只undead离开的背影一言不发。
☆*☆*☆*☆*☆*☆*☆*☆*☆☆*☆
“joker。”
螳螂undead模样的骑士这么说着,语气是平淡,却又有几分凝重。
“那个杀戮机器,也被你们人类唤醒了啊.......”
他看着手里的红心卡,叹了口气。
“总有一天,我和他,要分出一场胜负。”

#OJ##ooc见谅##如果伽古拉死去#

伽古拉是没有坟墓的。
因为他在地球上的最后一战,就化作了尘埃。
唯一留下的,只有已经腐朽的蛇心剑而已。
而凯知道这点,已经离最后一战过去很久了。
那时的他背着伽古拉的蛇心剑和他自己的行囊在宇宙里前行着,寻找着下一个任务的目的地,和伽古拉的踪迹。
他心里总是这么想着的,只要他还是欧布,或者说他还拿着伽古拉的剑,他总是会出来找他的。
到那个时候,他得告诉伽古拉他所有未赋之于口的话。
但是太迟了。
那是凯在再次回到地球,那时的他,或者说欧布,已经算得上是前辈了。
作为前辈,去往地球协助那位年轻的战士,这几乎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凯看了看挂在一边的蛇心剑,那把剑已经锈蚀得很厉害了,自从他回到了地球之后,似乎正在加速着碎裂的过程。
但是伽古拉怎么还不出来呢?明明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了。
他带着蛇心剑几乎去往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那些和伽古拉曾经约定好的地方,他总是会想着要是伽古拉在就好了啊,但是他的身边并没有那个人。
其实是有点隐隐的预感的,伽古拉怎么都不出现的原因。
但是潜意识里就是没有办法接受,只有带着蛇心剑,抱着那点最微弱的也是最可怜的幻想。
只要蛇心剑不碎,那么伽古拉还活着。他的心里这么一遍遍地重复着,直到他能够再次踏上旅途。
蛇心剑碎的那天,他站在当初对战八岐大蛇的地方,看着那把剑在他的手里化作碎屑,然后随风飘散。
他的伽古拉是不是也这么消失的呢?
凯这么想着,伸出手去试图挽留,却什么也做不到。
太迟了。
他这么想着,跪在地上痛苦起来。
一切都太迟了。
那些说不出来的,情感,回忆,甚至是爱。
都随着这场风,一去不复返了。
“伽古拉......”他再次呼唤出了这个他上百年没有说出口的名字。
“我爱你.......”
可是这句话,也消散在了风里,一去不复返了。

这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脑洞

【牙渡】【灵魂伴侣梗】
设定:fangire在成年时会看到自己身上浮现的未来命定的灵魂伴侣的名字,作为king的登太牙灵魂伴侣名模糊(king的灵魂伴侣无论是否为queen都要娶queen并生下下一代king),而身为半人半fangire的渡由于人类血脉的压制而没有浮现文字。
时间设定在tv版结局(不过渡的儿子被我忽视了就是这样),名护和小惠结婚,太牙开始开发新能源。
由于主教之前对渡的血脉做的手脚(没错就是那个唤醒血脉的咒语),渡的fangire血脉开始觉醒,而太牙的灵魂伴侣名字突然开始出现。
queen的印记莫名消失。
渡的血脉完全觉醒后手腕上开始浮现属于fangire的文字,为了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渡去寻找自己的母亲真夜寻找答案。而真夜在看到渡手上的文字后向渡解释了fangire的体质和特殊性。
真夜告诉渡不要让任何一个人看到他手腕上的名字。
人类和fangire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时期,渡依旧在红音也留下的房子里隐居,太牙搬来和渡一起住。
彼此互相吸引(来自灵魂伴侣的相互吸引),但双方都将这个吸引看做亲人间的感情。
越界攻击人类的fangire,kiva出现阻止时fangire力量压制不住而进入半暴走状态,太牙前来救场消灭fangire之后将渡带回了德兰城堡,在狼叔的指点下看到了渡手腕上的名字。
而他自己手腕上的名字也清晰了。
在渡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太牙单方面告知fangire一族渡身为自己灵魂伴侣的身份。
(反正大意就是渡是我的人了没事别瞎几把乱搞跑出去闹事要是麻烦到渡了我分分钟搞死你们哦)
人类和fangire一族关系开始缓和,双方建立队伍对越界的fangire进行追捕。
队伍由至上蓝天会和fangire一族共同派遣人员组成。
kiva,iax,dark kiva,作为队伍中的主力。
在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好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渡和太牙建立关系,成为正式的伴侣。
(然后就干了个爽)(被逼写肉的无奈)

#沉迷正义领主世界无法自拔##白超灰蝠##这个白超温柔得不像话##世界第一拍♂档##人物属于DC,而ooc属于我#
超人不再相信任何人,在那一场变故之后。纵使是对被称为他最亲密的搭档的蝙蝠侠,他也始终抱着一份怀疑。
哪怕蝙蝠侠和他一起换上了新的制服,当着他的面融掉了那枚氪石戒指,他都对蝙蝠侠抱着仅剩却是固执的怀疑。
谁都知道蝙蝠侠是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尤其是那些超能力者。他们在一起搭档那么多年,他仍然看不透蝙蝠侠。
或许闪电侠的死去和他的话语让蝙蝠侠站在了他的身边,可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暂时的。
多疑和固执几乎是蝙蝠侠的代名词了,但他的蝙蝠侠,却远远要比其他宇宙的蝙蝠侠温柔。
他的蝙蝠侠更像是被时间磨去了一棱角,将曾经的尖锐掩藏起来。
他们曾经一同去过那个露易丝死去的不义联盟宇宙,也去过那个由超人建立起来的正义联盟宇宙,那些宇宙的蝙蝠侠更像是他们刚刚遇见的那样,尖锐,多疑。
但唯有一点是永恒不变的,无论哪一个宇宙,都有一个超人陪伴着蝙蝠侠身边,他们开始熟悉,然后彼此了解。
甚至是彼此相爱。
超人转头看了看睡在身边的蝙蝠侠,此时的他是布鲁斯·韦恩的样子,柔软,安静。
这和蝙蝠侠几乎是两个极端了。
超人这样想着,将布鲁斯抱进怀里,不出意外的,布鲁斯被他的举动惊醒,声音里带着一丝睡意。
“卡尔?怎么了?”布鲁斯这么问道,看着面前的超人,迷迷糊糊地发出了疑问。
“没有什么,布鲁斯,继续睡吧。”超人说道,他在布鲁斯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将他抱紧了几分。他可以感受到布鲁斯的呼吸和心跳恢复了沉稳,如同他曾经在无数个日月里曾经听到过的。
他的布鲁斯终于放下了对他的戒心,在他的怀里安然沉睡。
“你是最狡猾的,布鲁斯。”超人突然笑了起来,有着几分克拉克的模样,“你一定猜到了我会对你抱着怀疑,可是你却陪在我的身边。”
“就像另一个宇宙的我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们是这世界上最默契的搭档。”
“布鲁斯,我向你保证,只要你还在我的身边,只要你不放弃我,我会尽我所能,保护这里。”
“你是我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了。”
☆*☆*☆*☆*☆*☆*☆*☆*☆☆*☆
傍晚的肯特农庄,阳光撒在金色的麦田上。
已经年迈的布鲁斯躺在木制的躺椅上,拉着超人的手。
在黄太阳下几乎不老不死的氪星人,除了鬓发有些斑白之外,时间似乎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布鲁斯。”
“......嗯?”有些昏昏欲睡的布鲁斯在听见超人呼唤他的名字的时候,迟疑了几秒发出一声代表着疑问的短音。
“我爱你。”这几乎是超人的必修课了,在他们结束了超人,或者说正义领主的政权之后,超人带着蝙蝠侠,或者说布鲁斯,在肯特农庄里住下了。
“嗯。”布鲁斯点了点头,他转过头去吻了吻超人的脸颊,缓缓闭上了双眼。
超人再也听不见他的心跳了。
“布鲁斯?”像是在确定什么,超人又开口呼唤了布鲁斯的名字,但在意料之中的,没有人回答他。他小心翼翼的将布鲁斯从躺椅上抱起来,缓缓地向孤独堡垒飞去。
他早已为他们准备好了墓地。
那是由无数水晶构成的墓穴,超人将布鲁斯放进棺木里,脱去了自己从闪电侠死去之后就再没有换下的制服。
有些笨拙地再次拾起小记者克拉克·肯特的伪装,他躺进棺木里,闭上了眼。
布鲁斯肯定不希望超人一直缠着他吧?毕竟超人是蝙蝠侠的爱人呐。
在陷入永恒的沉眠之前,克拉克吻了吻布鲁斯的唇。
“下一辈子,我们还要再遇见。”





所以写到最后反倒从领主世界又不知道转到了哪个世界,不过如果领主世界的白超和灰蝙蝠要谈恋爱的话,大概就是温馨的老夫老夫生活吧,他们经历过无数磨难,最终会在一起。
至于那个灰蝙蝠后来成为反抗军领袖的结局......这个结局是什么能吃吗?

#不知道多少日一狄芳##虐向慎入##狄仁杰死亡结局##全员不负责任的ooc##元芳青年设定#
王者峡谷里英雄们与魔种的战争已经到了末期,越来越多的伤亡让英雄们难以再次维系应有的和平。
英雄与魔种后嗣的矛盾逐渐激化,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英雄们开始在峡谷里寻找与魔种有关的英雄,一旦被找到,迎来的大多是被杀死的结局,有些少数没有被处理的,也只是因为要稳定还在前线作战的他们的伴侣的心罢了。
战争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还会有人想到这些拥有魔种血脉的人,曾是与自己并肩许久的战友呢。
长安城已经没有往日的半分宁静了。李元芳这么想着,看着狭小窗外的天空和远方朦朦胧胧冒着硝烟的战场。
身为魔种的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踏出狄府一步了,一天里有一大半的时间他都是呆在这个房间里,看着远方的战场。
他的狄大人在那里。
帝辛的降临让他体内的魔种之血从起初的平静到如今他几乎要克制不住的躁动,连同他的心一起,脑海里那股想要杀戮的欲望始终挥之不去,那是他永远也无法摆脱的本能。
“唔......”李元芳闷哼了一声,抓住放在一边的飞镖将自己的手臂划开,有些浓重的血腥气息在整个房间里蔓延。
这有这样,他才能暂时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本能。
他身为魔种的事最终还是被王者峡谷里的留守的英雄们知道了,是长安城的一个孩子泄的密。
那是他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踏出狄府的大门,可是他身上的血腥味却让长安城的所有居民胆寒。
最终,一个孩子按耐不住,跑去泄了密。
永无止尽的追杀。李元芳有些机械地抛出自己的飞轮,向前冲了几步,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或者是,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接纳他这个魔种。但他最后还是变了方向朝着战场的方向跑去。
他想再见见他的狄大人,哪怕就一面也好。
☆*☆*☆*☆*☆*☆*☆*☆*☆☆*☆
他再次看见了他的狄大人,在布满硝烟的战场上,他们彼此对望。
“你来这里干什么?!”狄仁杰这么发问,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元芳,手里的牌却是不停地甩了出去击中对面的魔种。
“狄大人,我被发现了。”李元芳有些苦涩的回答道,“他们都知道了,我是个魔种。”
狄仁杰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尾随而来的英雄们打断。那是已经红了眼的英雄们,正追着向战场奔来。
“你先和我来。”没有时间再解释或是说些什么了,在战场上呆很久的狄仁杰知道这一点,这时候的英雄们是听不进去任何解释的。他甩出黄牌将追来的人眩晕,然后拉住李元芳的手向战场深处跑去。
只要能坚持到他到那个地方,那么李元芳就安全了。
这是一场昼夜不停的逃亡和追逐,他们几乎快要横跨了这个战场,为了保护他,一直站在他身边的狄仁杰承受了大部分伤害。
很快,这几乎是必然的了,在他们将要到达的那一刻,亚瑟的大剑横贯而下。
“你们还要去哪里?”穿着死亡骑士铠甲的亚瑟嘶哑着嗓子问道,“你们,要逃到魔种那里去,背叛我们吗?”
但是亚瑟并没有给他们回答的时间,他拔出插在一边的剑,剑尖指着两人。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李元芳朝着人群的方向丢出了自己的轮盘,狄仁杰甩出了自己的牌,而其他英雄的攻击也是齐齐地向他们袭来。李元芳躲过了大部分,而那近乎致命的攻击,却是由狄仁杰硬生生地承受了。
“狄大人!”李元芳匆忙抱住狄仁杰的身体,却是怎么都挡不住从他心底里涌起的冷意。
“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吗?”狄仁杰笑了笑,“那时候我说过的,我会护着你一辈子,无论你是谁,是什么种族。”他摸了摸李元芳的头顶,他的元芳被他护得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
“不过可惜了,我没法陪你到最后了。”狄仁杰将李元芳推进了一边的传送阵里,那是通向魔种世界的阵法,“快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在那边也不要再耍小性子啦,我不能再护着你了。”狄仁杰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他转过身去面对怒气冲冲的英雄们。
在李元芳被传送离开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他的狄大人站在传送阵前,手里拿着他的最后一张牌,和不知什么时候从他那里顺走的飞镖。
昏暗的战场,来势汹汹的英雄们,和被英雄们的武器贯穿的,他的狄大人。
这成为了他一生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从前我总是希望你能多依赖我一点,最好一辈子都离不开我,这样我就可以一辈子和你在一起了。”
“可是现在啊,我却无比庆幸,庆幸你没有那么依赖我,哪怕我走了,你也可以独自一人生活。”
“元芳,我好像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吧,狄某,心悦你。”]
☆*☆*☆*☆*☆*☆*☆*☆*☆☆*☆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战争终于平息。当年的英雄们已经老去了,新的英雄们接替了他们的位置。
在偏僻的战场废墟的一角,一道传送的光芒突兀地亮起。从传送阵里走出的是一个中年人,背后背着巨大的轮盘,口袋里装着满满的飞镖。
他在传送阵前跪下来,将地表的土层挖开,一枚早已褪色的令牌死死地订在地上。
“狄大人......”中年人开口说道,已是再没有什么人听得懂的语言了,“元芳回来了,回来看您了......”
语罢,中年人放下了自己的轮盘,从口袋里找出一支飞镖来。
“这些年,我很想您。”
“现在,我来陪您了。您要扣我工资也好,怎么也罢。”
“狄大人,我真的受不了了,没有您的生活。”
“很多年前我一直没有说出来的话,现在我终于能说出来了。”
“狄大人,元芳,心悦你。”